欢迎访问极限文章网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亚博专业老虎机 > 文章正文

南侨机工手下的滇缅史迪威公路

时间: 2019-09-10 12:06:50 | 作者:团房网 | 来源: 极限文章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98次

南侨机工手下的滇缅史迪威公路

  芒市是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政府所在地。春秋时属哀牢国,隋唐又归属南诏国,都是中华大家庭的一员。

  这里虽然离保山不远,但明显有南国风情。处处花团锦簇,街道非常的洁净,两旁是昂首向天的棕榈树。

  每天的行程如此。早8、9点出发,搭黑收兵。太阳爬出来的晚,快8点天才大亮。一般是没空逛街景的。

  到了芒市不多长几个眼晴会后悔。好几千公里,来一次不易。所以早就做了功课,要插空将芒市的几个重要景观收眼底。昨天擦黑到此,车一停下不登记住宿,匆匆去观赏了数百米远的“树包塔”。树包塔,也是天下奇景了。一座5、6高,有2、3米直径的佛塔,几百年了,生被小叶榕树包的结实。树长的葳蕤茂盛,树冠覆盖上千平米。

  临岀发前的半个小时,又叼空到宾馆附近的菩提禅寺转过。禅寺是南传佛教的名刹。

  芒市宾馆院中,还有1956年栽的两棵桂花树,已成高大乔木。旁有石刻介绍,是周恩来总理和时任缅甸政府的吴总理亲手所栽。伟人经手,当然是文物圣木了。

  当日的行程主题是滇缅之路的中国境内的终点畹町,那里有“南侨机工”的展馆。

  出发第一站,先安排到芒市南部的“勐焕大金塔”观光。车队绕行到山包顶端,即见金光闪耀的大塔尖。傣家全民信佛,南传佛教建筑的风格和泰国缅甸差不多,都是外包金黄色调,尖顶线条明晰。据介绍,该塔属于亚洲最大的空心大金塔。我们一行人进了塔院。才知这座山包早有佛塔和大金塔,是德宏州有名的佛教圣地,可惜先后在抗战时期和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毁坏了。现在的大金塔是将其合二为一,才新建不久的。我们庄重的绕金塔三圈后,进了塔内,拜了佛菩萨,祈了福。

  中午前赶到了边境小城畹町。小城才有2万多人口,以前曾是独立的袖珍小市,现改为瑞丽市的一个镇。小城名字甜美,样子也十分好看。错落的小楼,宅院有异域的情调。路边百多米外一条小河,导游说河对面就是缅甸国了。房屋,山水没什么区别。有了国别,还是很新鲜,两重天的感觉了。在畹町国门不远的旧街上,还有民国年间的建筑遗存,类似“中央银行”“邮政局”等老式楼房。

  畹町,在抗日战争年代,可是重要的战略要地。滇缅公路到这里是中国的结点,昆明到此处950多公里。到缅甸的腊戍还有一百多公里。所以畹町是抗战期间最重要的物质转运地。小城在当时声名是非常显赫的了。

  吃过中饭,我们就往山坡上的“南洋机工纪念馆”参观。围墙上的老调老字还在,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。放到此处看这两句话,沉甸甸的压心。

  展馆建在坡上,平台上对面望去,不过一公里,缅甸国尽收眼底。一样的山河一样的百姓。

  南洋机工纪念园有纪念碑和展馆。

  南洋机工,是指1938年滇缅公路修成以后,大批的抗战物资需要从国外运进来。运输工具不是靠牛马拉,是现代的交通工具汽车。落后的农业国,尤其西南地区,许多人连汽车都没见过,更别说汽车的驾驶与修理了。

  还有,上海等地沦陷以后,昆明等地就成了大后方基地。许多钢铁机械军工等现代工厂急需技工。

  迫在眉睫的难题。培养出一个技工,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。怎么办?此刻,有新加坡的华侨领袖阵嘉庚先生,他高喊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”。号召东南亚地区的华人技木工人,汽车驾驶员回国支援。于是,东南亚各国的华人有钱的出钱,有力的出力。特别是有技能的男工,放弃了国外的优越生活条件,踊跃报名回国效劳。艰苦的条件,战火的硝烟,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除了热血男儿,其中还有4名烈女,女扮男装,也加入了回国支援的行列。他们分9批先后回来。有数据说是3192人。

  滇缅路一度是中国抗战的输血线,国际援华的各种军事物质就剩这一个口子进来。江浙苏沪等东部沿海被日本全面封锁,原来指望的越南至昆明铁路,也因日寇占领越后中断。滇缅路成了唯一的生命线。后来盟军帮助修建的“史迪威公路”(中印公路)已是抗日战争的后期。

  日本侵略者深知这条运输生命线的重要,为了切断滇缅路,他们派特务破坏,特工突袭之外,还专门成立了“滇缅路封锁委员会”,用帮高级智脑专事这条公路的破坏。光是那条百米长的小桥“惠通桥”,他们的飞机从越南河内起飞,机队轰炸20多批,计有400多架次。

  南侨机工是运输车队的主力军。滇缅公路的修建,耗时才8个月,依山而建,没有任何施工机械。人拉锤砸,一锹一筐的用血肉堆沏。石滚子往实压,经常控制不住,碾死人的情况常见。这样修的路,我们此次自驾游的车队实际体验了,如今驾的都是好车,每小时走20公里都难。

  南侨机工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代价。有许多动人的故事,我们听着讲解,眼睛是湿润的。坑洼难行的道路,头上顶着敌机的轰炸,经常连人带车坠入深峡。

  滇西1942年被日本占领后,有许多南侨机工流浪天涯。他们有的失去生活的着落,在昆明街头乞讨。

  大概是战后不完全的统计了。南侨机工3000多人,三分之一战后又回到南洋家人身边,三分之一留在了国内,而剩余的三分之一,鲜血洒尽,魂魄留在了滇缅路上,为中华民族抗战史写出亮眼动人的一页。

  畹町这个美丽的这关小城,因“南侨机工”,缀了一颗明亮的文化明珠。畹町中缅边关通道,是一座20多米长的小桥。十多米宽的河流,这边是中国,那边是外邦,就是与缅甸国的界线了。这座小桥,在上世纪抗战年代,曾一肩挑着民族的大任。当时全世界的媒体眼,每天盯着东方的战事,盯着中国的命运,还一直聚焦着这座畹町小桥。它是滇缅路的魂,关乎着中华民族的存亡。

  大家都想与这座充满历史文化荣光的小桥留影。遗憾的是小桥正做康复维修。悟空领航车以为大家是稀罕在国门弄个“在此一游”。其实不然,是南侨机工的忠魂感动。近多半个世纪过去了,物不是人不是,历史尘烟尽散,过去的东西难找。畹町桥是留住深沉记忆的硬件,记下它,浓缩在脑际,就会想起滇缅路,不忘沉痛的民族悲剧,也可时时怀念这些为国捐躯的南侨机工,怀念那些修筑滇缅路时献身的云南父老。

  车友一行恋恋不舍的告别了畹町城。这个小城已经不是独立的市了,成了瑞丽市的经济开发区。

  当晚就住在中缅的重要口岸,瑞丽市。

  车队在黄昏前到达端丽,径直驶行到中缅通关的国门前广场,大家自由活动了。

  中缅的物贸,一物挡万物。珠宝与石头。瑞丽,因石头而驰名。什么石头呢,视财宝如命的男女都热爱它,翡翠。

  入夜了,霓虹广告有两个字最闪烁——赌石。

文章标题: 南侨机工手下的滇缅史迪威公路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jxtanhui.com/jingdianwenzhang/70474.html
文章标签:机工  手下  公路

[南侨机工手下的滇缅史迪威公路]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